首頁 >  要聞 >  正文

匯市交易量逐級走低 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得到平抑

分享至

銀行間市場即期詢價成交量情況(單位:億美元)尤霏霏 制圖

◎記者 范子萌 ○編輯 陳羽

監管接連發聲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過后,外匯市場交易量回落明顯。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數據顯示,截至6月1日16時30分收盤,銀行間市場即期詢價成交量為381億美元,處于階段低位。

外匯市場交易量此前已連續三日回落。5月27日、5月28日和5月31日,銀行間市場即期詢價成交量分別為464.41億美元、366億美元、322.03億美元。

與成交量的逐級回落相對應的是,5月下旬以來,央行、金融委、全國外匯市場自律機制就穩定人民幣匯率接連發聲、“喊話”市場回歸理性預期。5月31日,央行時隔14年首度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且上調幅度達2個百分點,為人民幣“過熱”升值預期“降溫”。

為何近來頻頻釋放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的信號?在業內人士看來,最直接的因素在于5月下旬,境內外匯市場追漲殺跌的順周期“羊群效應”有所抬頭。

外匯市場成交量的突然跳升便是一大體現。外匯市場交易量往往可以反映市場對于人民幣的升值預期。5月25日及26日,銀行間市場即期詢價成交量分別為519億、542.15億美元,一度跳升至500億美元上方。同期,人民幣升值進程明顯加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一舉突破6.40關口。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師楊傲正表示,在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突破6.40重要技術關口后,市場對人民幣走勢愈發樂觀。同時,人民幣技術突破也引發了早前看空人民幣的止損買單操作,導致交易量在同一時間大量增多。

“人民幣匯率出現非理性升值預期是本次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主要原因。”中國銀行研究院李義舉說,今年5月下旬,外匯市場上出現了單邊升值的預期。5月25日到28日,銀行間市場即期詢價成交量日均在470億美元以上,比去年12月的均值高出7.06%。同時,1年期NDF隱含的人民幣匯率預期也出現了0.25%左右的升值預期。

但楊傲正認為,央行在上周末明確釋放出不希望人民幣過快升值的信號并暗示人民幣不存在長期大幅升值的基礎之后,人民幣的交易量在本周便有所回落。

交易量“水位”顯著回落,暗示市場此前對于人民幣的單邊升值預期受到平抑,轉為分化。“本次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凍結了約200億美元外匯流動性,能夠增加企業將美元兌換為人民幣的成本,減少市場上的美元流動性,遏制人民幣單邊升值的預期。”李義舉表示,否則,人民幣匯率的快速升值可能引起企業出現恐慌性外匯賣盤。

市場“降溫”信號接連落地,具體將如何作用人民幣匯率走勢?中金公司研報認為,從歷史上看,歷次緩和升值預期的政策出臺后的一周內,比如2006年8月、2007年4月提高外匯存款準備金,2020年10月下調外匯風險準備金等,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會出現0.1%-0.4%的貶值。

截至昨日下午收盤,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分別跌0.26%、0.07%,報6.3771、6.3773,逼近6.38關口。

此外,市場亦有信號表明,人民幣會將迎來短期回調,繼續做多存在風險。近日,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已逼近98關口,達到2018年6月以來的最高水平。招商銀行金融市場部首席外匯分析師李劉陽分析認為,有效匯率的快速抬升意味著短期的回調風險正在集聚,繼續做多人民幣的短期風險可能已經大于收益。

后續來看,人民幣匯率整體將呈雙向波動的態勢已是業內共識。李劉陽表示,從中長期看,隨著匯率更多由市場供求決定,外貿企業將會自發調整風控策略。匯率彈性越高,企業賭匯率中長期升貶所要承受的市場波動成本就會越大。在市場反復波動的“教育”下,相信會有更多的企業主體會接受“風險中性”原則。

責任編輯:何苗
相關推薦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高潮水-白嫩少妇喷水正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