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將進酒Bar >  正文

【將進酒Bar】陳子昂: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分享至

公元696年,37歲的陳子昂交上了自己的制服、肩章和領花,隨后離開軍營。

這個部隊里最咋呼、最愛提意見的人,不見了。

他剛剛因為提議分兵一萬上陣殺敵,而被貶為軍曹。

軍曹是什么?一個不恰當的比喻,弼馬溫。

陳子昂一言不發,獨自登上幽州臺,他的腳步一步比一步沉重。

這個以為自己處在人生至暗時刻的小小軍曹,實際即將迎來真正意義上的高光時刻。

??????

(圖片來源:攝圖網)

那時的他肯定不知道,一首讓他名垂千古的詩即將誕生。

山中萬物仿佛都屏住了呼吸,終于等來了他詩躍筆下的那一刻:

都說“出名要趁早”,唐朝的詩人一個比一個出名早。

李白五歲誦六甲,王勃六歲能作文,李賀七歲擅疾書,駱賓王八歲寫出《鵝》,楊炯十歲稱神童。

童年時的陳子昂在干嘛呢?斗雞、打架、扶貧、路見不平吼一吼,活到十七八歲仍然“未知書”。

要不是后來打架斗毆鬧出人命,也不可能幡然悔悟,棄武從文。

這也是為什么陳子昂明明和王勃、宋之問身處同一時期,卻總給我們出名晚的感覺。

喂!人家只是起步晚,讀起書來也是很聰明的。

他是四川人,家鄉在遂寧射洪縣,那個地方至今還留著他的讀書臺。就在這個讀書臺上,晚起步的陳子昂涉獵經史百家,研習安邦治國之良術。

??????

(圖片來源:攝圖網)

每每學到有所悟有所省,陳子昂必小酌幾杯以慰。當時的四川重碧酒聞名遐邇,陳子昂必定品嘗過。

21歲那年,小有所成的陳子昂毅然離鄉背井,入長安太學深造。

長安可沒那么好待,眼瞧躍龍門的“后浪”一批又一批,就業難怎么辦?

酒香也怕巷子深,還要會“炒作”。

一日,他在城中閑逛,恰巧有人在街頭出售胡琴,竟然要價一百萬錢。

陳子昂靈機一動,果斷地籌錢將那把胡琴買回家中,他四處張揚,說自己精通胡琴,并與眾人約定,次日在自己家里為知音現場演奏。

一百萬錢買胡琴,如此豪橫,自然轟動京師。

第二天,陳子昂的住宅里名流云集,正當眾人翹首以待時,陳子昂騰地站起,舉起那把琴,奮力一擲。

“我陳子昂創作了大量的詩文,在京城居住了這么長時間無人理睬,這種樂器乃低賤樂工所用,豈配我彈!”

眾人目瞪口呆,未及回神,陳子昂早已拿出詩文,分贈給大家。人們驚駭之下,仔細閱讀他的詩文,均覺得高端大氣。

結果可想而知,“會既散,一日之內,聲華溢都。”

豪族出身,又有經濟實力,致使陳子昂任俠使氣、狂放恣意。

他身上有種與生俱來的豪俠之氣,看看“劍”在他的詩歌里出現次數之頻繁就知道了。

唐代二千二百多詩人,陳子昂是其中最有俠客風范的人之一。

一開始他也是被武則天賞識的,他以為自己遇到了明君,遇到了知己。他給武則天上位造輿論,寫《神鳳頌》,寫《上大周受命頌表》,熱烈擁護武則天當領袖。

眼看仕途就將進入快車道,陳子昂卻偏偏駛入三岔口。

彎腰遞話筒的人,非要直起腰板搶話筒。

他不顧自己的錦繡前程,上書論政“言多切直”,對當時種種苛政弊端毫不留情地批判直陳,每每直觸龍鱗,頗令武則天不快,被嫌棄、整肅,還坐了牢。

好不容易放出來了,恰逢公元696年,契丹在營州發動叛亂,一路攻城陷地,焚殺擄掠,直逼幽州。

陳子昂決定提劍塞上,早年棄武從文的他又棄文從武。

唐朝詩人中“上馬擊狂胡,下馬草軍書”的文武全才,恐怕只有之后的高適能與之一較高下。

但他并不像高適那樣能沉住氣,陳子昂最終惹怒了直屬領導武攸宜。武攸宜向來只重視武力,輕視書生,對陳子昂的建議嗤之以鼻,“你一個書生,帶個什么兵!”

37歲的年紀在當時已算人到中年,之前牢獄之災帶給陳子昂的體弱多病,以及繁重工作的力不從心,加之架空職位的緊張焦慮,陳子昂真切感覺到職場上的“中年危機”。

英雄的胸懷不在俯仰之間,而在于星辰大海。報國情切,豈能茍圖生死敷衍應付?

??????

(圖片來源:攝圖網)

于是不顧武攸宜反感,陳子昂又多次提出建議,一次比一次峻切。

陳子昂自請帶領萬人為前驅組成一支“敢死隊”,卻遭貶為軍曹,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陳子昂縱有以身殉國之志,卻無報國赴死之門。

一壺酒,淚兩行。

陳子昂登臨幽州臺,憑著酒醉,不少清醒時自戒不能、被壓抑的情感洶涌而出。

今天,自己,陳子昂,也登上了這座舉世聞名的幽州臺,卻不見建臺招賢的燕昭王姬職。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自己空有強軍御敵、守境安民的韜略,獨登此臺,無人知音!

他還是那么狂傲。

罷了,陳子昂終于做出了最后抉擇,軍罷還朝后, 寂然歸隱。

在他去世很多年之后,有一個粉絲跋山涉水來到了陳子昂的家鄉四川。

這位粉絲的四川行一是為喝上聞名遐邇的重碧酒,并在這里留下了“重碧拈春酒,輕紅擘荔枝”的妙句;二是懷著崇敬之情來到偶像的讀書臺,親手撫摸了讀書臺的青苔。

他慕名而來,走訪了偶像的故居,凝視著陳舊的磚石、斑駁的墻壁,久久不愿離去。

這個粉絲叫杜甫。

在這番游覽之后,杜甫為偶像寫下了這樣的詩句:

巧的是,陳子昂死后的那一年,唐詩的另一位狂人李白出生了。

上天可能是怕李白的狂傲過于突兀,讓陳子昂先開啟唐詩狂傲的前奏。

李白也是陳子昂的粉絲,他攜盛唐氣象登上文壇,仰視前賢,發現如此得風氣之先的人物,力挽頹波,雅合詩道,怎能不傾心追慕!

李白《贈僧行融》云:“梁有湯恵休,常從鮑照游。峨眉史懷一,獨映陳公出。卓絕二道人,結交鳳與麟。”并隱隱以鮑照、陳子昂之紹續自居。

對于陳子昂來說,武則天是不是看重他,武攸宜是不是欣賞他,一點都不重要了。

因為李白、杜甫敬仰他,元稹、白居易欣賞他,韓愈、柳宗元等皆對陳子昂追念有加。

??????

(圖片來源:攝圖網)

陳子昂是成熟的,也是天真的。他的成熟不是為了走向復雜,而是為了抵達天真;他的天真,不是因為沒有見過世界的黑暗,恰恰因為見到過,才知道天真的好。

他,永遠,念天地之悠悠,引領著彼時的詩文,匯入璀璨唐詩的星空。

??????

責任編輯:徐丹寧
相關推薦

關注中國財富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APP客戶端

手機財富網

熱門專題

成在人线AV无码免费高潮水-白嫩少妇喷水正在播放